首页 >> 历史

真实的野夫在诗歌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19.09.01

很久不读现代诗了。很多年前,我和许许多多爱诗的同龄人一样,读过天安门诗抄、读过李瑛和郭小川,读过裴多菲、普希金、泰戈尔与惠特曼,读过徐志摩和戴望舒,读过北岛、舒婷与顾城。诸多名篇,至今还能朗朗上口。得知《丘陵之雕》问世,好奇地想,以散文著称的野夫先生,诗作究竟如何?

《丘陵之雕》 分为三部分。《狼之夜哭》是早期作品。就艺术性而言,已是十分成熟。想象丰富、比喻奇妙,用词凝练。既有表现年少轻狂的 《后现代之触须·三·伞》,有表达被文明束缚了本真欲望的《床》,以古典诗词的意境和辞藻铺开游子孤寂的 《瞬间》、《在黄昏》,更有痛切奴性侵入民族血脉的《老树》,有追悼青春痛挽冤魂痛陈绝望的《狼之夜哭》,有呼唤自由至死不屈的《牛》。每一篇都力透纸背,苍凉、遒劲。作为书名的《丘陵之雕》,气势宏大,雄性的勇敢和力度溢于言表。最喜欢这两句 把灵魂这样不屈这样坚韧地暴晒在日光下然后竖起头颅来接受世纪风的选择/我活着,以一个男人的姿势。

中编《门后的守望》,是作者“90年代在禁中为一个陌生女人所写的情诗集”。这一编的诗篇,多次出现“门、石门、铁窗”的字眼和形象。被弃绝在生活之外的诗人渴望友谊,渴盼爱情,渴念人间的生活。他犹如失去了天空的鸟,只有“隔着云层的遥望”是自由的,只有思念和遐想是自由的。天空、小鸟、明月、星星,我们习以为常的平凡事物,在诗人笔下,一一成为自由的化身。

不同于散文的委婉周全,他的情诗,常见不容违拗的口吻,满是诗人的浪漫和男人的雄风。深情之余不乏霸气,令人想起李煜的“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想起柴静“一半是土匪、一半是警察”的评语 在我必经的路口等着浪子回归/储存了多年的芳香已溢出了胸怀/你做好准备将接受我任意的惩罚(《夏天的十四行》)。禁中的野夫,并非只有关关这一处寄托 我读到了战士的勇毅(《无题》)、对死亡的思索(《公墓》)、对某些垂死而又怕死者的嘲讽(《寻死的人》),还有战士号角般的 《风歌》、堪与王小波那篇猪兄妙文媲美的、充满了黑色幽默的《乡村记事》……亦有难以免俗的脆弱,以及年华老去的浩叹。

诗歌里的野夫,率性、勇毅、凛冽,浸染着时代的泪痕和墨汁,充满了纯粹的 。诚如作者在《后记》中所言:“我坚信自己最本真的定位是诗人。”读《丘陵之雕》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作为诗人的野夫。微博上的野夫,很多时候是平和淡泊的,散文里的野夫是浓墨重彩的,真正的野夫隐藏在诗歌里,敏感、多情、 、愤怒。很多时候,他的这个观点是正确的:“诗作只是私人日历。”我以为,野夫先生这几句话,足以作为这本诗集的总结 “我很难真正地摆脱对这个世界如此顽固的依恋,包含那些真实的高贵和善良、纯美的爱以及平凡岁月里的健康人性。”“真正像诗人一样存在,更为重要。”

(《丘陵之雕》,野夫/著,北岳文艺出版社2014年1月版)

(:王谦)

云南生物谷灯盏系列

生物谷灯盏花药业

云南有哪些灯盏花药业

红河灯盏花具有什么特性
口燥咽干怎么治疗好
八子补肾胶囊的用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