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

金牌主持 第545章 这是在哪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1

金牌主持 第545章 这是在哪里?

“楚小姐,欢迎你进入《异形》剧组。”汪谦、刘小溪、徐继超、薄荷、张萌迪等人来到了楼顶,向楚云嫙说了一声。

刘小美以及先前‘昏迷’、‘重伤’的众人也来到了楼顶。

“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云嫙仍然无法回过神来。

“云嫙,你没事儿吧?”刘小美快步走到了楚云嫙面前。

“小美姐,你们想起来的那件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医生说他不能说、太大背不起?为什么你也说不能说?为什么其他人都说与我有关?”楚云嫙抓着刘小美的双肩使劲摇晃着。

“好吧,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刘小美瞅了瞅汪谦等人,又看向了楚云嫙。

“快告诉我!我想知道答案!都快要疯掉了!”楚云嫙很急切地看着刘小美。

“这是一场整蛊,或者说,对你的特殊欢迎方式,我们所有人……所有所谓的被困在阴阳界的人都只是在演戏而已,一场整蛊的戏。”刘小美向楚云嫙解释了一番。

“因为我们在演这场戏之前,都和节目组签了合同,不能在探照灯亮之前告诉你真相,合同有很高的违约金,这太大,我们背不起。所以,真的很对不起,这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不能说。”医生也走过来向楚云嫙解释了几句。

“整蛊?这一切都是在演戏?那你们给我解释一下,我亲朋好友所有人的都打不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高速交警的能打通?”楚云嫙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匡甘影视基地安装了独立的通信基站,这个基站可以屏蔽所有的正常通信,然后把所有的信号都转移到另一个频道上,你亲朋好友的当然打不通,而你打给所谓的报警台、交警的,其实都是打给了独立通信基站的人,他们和你说的所有话都只是台词而已。”徐继超走过来向楚云嫙解释了几句。

“高速路是怎么回事?那五辆车走到前面,然后又从后面出现了是怎么回事?”楚云嫙继续问着。

“整条高速公路都在匡甘影视基地内部,是一条环形的高速路,他们绕了一圈之后,当然会出现在你们的后面。”

“停车吃饭店里的报纸、报纸上的照片和报道是临时制作的?”

“是的。”

“生意人的小三是怎么回事?我亲眼看到她从车窗里飞了出去!飞出去了十几米!”楚云嫙一点一点仔细回忆着先前所有的疑惑。

“从她车窗里飞出去的是一个穿着和她衣服一模一样的橡胶人模型,她早就趴好在十几米外的地上了,在你们赶过去之前,有工作人员负责把那橡胶人抬走了。”

“几辆停在院子外的车被压扁了是怎么回事?”

“原来的车被悄悄开走了,把事前准备好就放在附近的几辆压扁的车模型替换在了那里。”

“生意人的原配脖子被刀割断,喷的血是怎么回事?”

“她怀里有一个电动泵,按动按钮,把准备好的模拟血浆喷出来了而已。”

“那她死亡之后突然消失又是怎么回事?”

“地面上有一个活动板,当血浆喷过来的时候,刘小美导演故意假装惊吓摔倒吸引了你的注意,然后她就从打开的活动板掉到我们在地下室安放好的弹簧防护垫上了。”

“光头司机两次出现,两次扔烟头做同样的动作,也只是在演而已?”

“是的。”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花这么大功夫,就为了整蛊我一个人?”楚云嫙很有些抓狂。

“《异形》是一部恐怖片,你在里面演主角,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所以,要先测试你的胆量和心理承受能力。另外,汪导和我打了个赌,他说他可以整蛊到你心甘情愿自杀,我说不可能,没想到他真的做到了。”刘小美回答了楚云嫙。

“你们,太过分了!”楚云嫙出离愤怒。

“我们原本只想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刘小美拉了拉楚云嫙的手臂。

“玩笑?小小的玩笑?你们差点儿把我逼疯了知不知道?这是个小小的玩笑?如果刚才我跳下去了呢?而且直到现在,我的精神都是错乱的!这玩笑我承受不起!”楚云嫙推开了刘小美的手,冲所有人大喊大叫了起来。

……

“我靠!最后的真相居然是这样的!”

“这是史上最花心思的整蛊了吧?几十号人,就为了整蛊一个人,制作了这么大的场景、安排了这么多配角……我也是醉了!”

“这结局太意外、太意想不到了!”

“这淡扯得很高明!这一期没白看!”

“换了我被这么整蛊的话,我恐怕也要挂。”

“虽然过程很冗长、很无聊,结局确实还不错。”

“预言帝的预言落空咯!”

“以后还会继续支持《真相》。”

友们看到这里纷纷弹幕留言,对结局纷纷表示很意外,也很扯淡。

……

“我们原本只想开一个小小的玩笑……”刘小美拉了拉楚云嫙的手臂。

“玩笑?小小的玩笑?你们差点儿把我逼疯了知不知道?这是个小小的玩笑?如果刚才我跳下去了呢?而且直到现在,我的精神都是错乱的!这玩笑我承受不起!”楚云嫙推开了刘小美的手,冲所有人大喊大叫了起来。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楚云嫙,不再说话,四周变得无比地安静。

远处的探照灯闪烁了起来,发出恐怖的滋滋声,然后一盏一盏地熄灭了,写着‘匡甘影视基地欢迎您’的字样巨大的霓虹灯牌也熄灭了。

楚云嫙感觉着自己眼前变得有些恍惚起来,她甚至无法看清楚面前的刘小美了,她感觉着自己很累很累、累到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了。

……

不知道过了多久。

楚云嫙猛地从床上坐起了身来。

周围是洁白的墙壁,上面是挂着的吊瓶,她想要挪动身体,却感觉着手脚都被固定住了。

这里明显是医院的病房。

“你别乱动!”一名医生走了过来,看了看楚云嫙的吊瓶,还有她身边的生命监测仪。

“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楚云嫙很有些发懵。

“你在高速路上出了很严重的车祸,经过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治疗,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十几天,生命体症才慢慢恢复了正常。不过你不要害怕,现在你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医生向楚云嫙说了几句。

“车祸?不是整蛊吗?”楚云嫙一脸的困惑。

“什么整蛊?”这下轮到医生困惑了。

“汪导和刘导合作的一场针对我的整蛊?”楚云嫙喘着粗气,她感觉着事情越来越不对了。

“刘导?你说的是刘小美导演吗?她……”医生向旁边床上瞅了瞅。

楚云嫙也向旁边的床上瞅了瞅,看到刘小美之后不由得吓了一跳,她就躺在她旁边的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还绑着绷带,不过最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刘小美的一条手臂从手肘以下就什么也没有了!

“小美姐!”楚云嫙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她的情况比你要严重一些,你主要伤在身体,她伤在大脑,所以……她还没有醒过来。”医生有些遗憾地向楚云嫙介绍了刘小美的情况。

“我主要……伤在身体?什么意思?”楚云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她努力抬起头向自己床上看了过去,看到床上的一切之后,她不由得厉声尖叫了起来,声音中透着无尽的恐惧和绝望。

她的身体……一条腿从膝盖以下什么都没有了,另一条腿则从大腿根往下就什么都没有了!

“你的双腿被困在车体里失血太多,肌肉组织严重坏死,如果不截肢就会危及生命,所以我们不得不对你实施了截肢手术。”医生很同情地向楚云嫙解释了几句。

“我不要啊!我不要啊!我不要啊!”楚云嫙大喊大叫并且大哭了起来。难怪感觉着腿脚都被固定住了不能动,她现在根本就没有腿脚了啊!

“现在的假肢技术已经很先进了,安装了假肢之后不会有人看出来的。而且汪导说了,以后演戏靠替身,只需要后期P张脸就行了,所以你以后还是可以继续演戏的。”医生继续安慰着楚云嫙。

“我是一名专业演员!我才不要后期P脸!没有腿脚我不活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楚云嫙很凄厉地继续大声惨叫着。

……

“怎么回事?不是整蛊吗?这又看不懂了啊!”

“有没有大能帮着解释一下?”

“不是整蛊呗!整蛊只是楚云嫙做的一个梦,真实的她其实确实出了车祸,不然去年她莫名失踪了那么久?一直未在公众面前露面?”

“没想到云嫙妹子的车祸这么严重,她居然失去了双腿!”

“难怪看她复出之后,走路什么的都显得特别慢,而且再也不参加综艺节目了。”

“可怜的云嫙妹子。”

“唉……如果是这样,还不如上一个结局呢!太悲惨了!”

友们看到这里继续各种弹幕议论着。

……

“现在的假肢技术已经很先进了,安装了假肢之后不会有人看出来的。而且汪导说了,以后演戏靠替身,只需要后期P张脸就行了,所以你以后还是可以继续演戏的。”医生继续安慰着楚云嫙。

“我是一名专业演员!我才不要后期P脸!没有腿脚我不活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楚云嫙很凄厉地继续大声惨叫着。

“唉……不就是没有了双腿吗?多大的事啊?”旁边床上的刘小美突然坐起了身来,自己拔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管子,吊着半截空荡荡的袖子来到了楚云嫙的床边。

“小美姐?”楚云嫙楞住了,医生不是说她大脑受伤还没醒吗?

“看我,不也断了一根手臂吗?以后你就是我的手,我就是你的脚,我们好好地活下去!”刘小美继续安慰着楚云嫙。

“小美姐,别骗我,我们真的出车祸了?这真的不是一场梦?”楚云嫙颤抖着声音向刘小美问着。

“是的,车速太快、前车急刹,我们追尾,虽然你和我没有下车,但我们的车子被挤压得很严重,导致我们两个严重受伤。”刘小美用没截肢的手拿出,打开里面的‘微讯头条’,把车祸的给楚云嫙看了看。

里甚至还提到了刘小美和楚云嫙重伤住进ICU的事情。

“小美姐,你经历过先前的阴阳界吗?就是一个停车吃饭的地方?”楚云嫙向刘小美又问了一声。

“阴阳界?什么阴阳界?”刘小美看起来毫无印象。

“你们不会是在集体整蛊我吧?”楚云嫙的眼泪掉了下来,她现在宁愿这一切只是在整蛊,而不是真实发生的。

“你都……这么惨了……干嘛要整蛊你?”刘小美很纳闷的神情。

“小美姐,你刚才不是昏迷吗?干嘛自己拔掉自己身上的管子?还活灵活现地跑我床边来?”楚云嫙还是觉得什么地方有些不太对。

“哈哈哈哈……这确实就是一场整蛊,我的手其实什么事也没有。”刘小美脱掉了外衣,楚云嫙这才发现刘小美所谓断掉的手臂,其实是绑在身体上而已,外面的半截手臂和袖管只是道具而已。

“我都这样了,还整蛊我?”楚云嫙无比绝望的表情。

“你其实什么事也没有,你真正的身体在下层床板上,被牢牢地捆住了,床上放着的只是个模型而已,不信我挠你脚掌试试。”刘小美伸手到床底挠了挠,楚云嫙立刻感觉到自己的脚掌痒了起来。

医生也一脸笑意地把上面的床板掀开了,果然,床上放着的只是一具断肢的橡胶模型,楚云嫙自己的身体完好无损被捆绑在下层床板上。

难怪刚醒来的时候感觉手脚被捆住了!

“手脚都还在!是不是感觉很高兴?哈哈哈哈……”刘小美得意地大笑。

“高兴?我想杀人!”楚云嫙已然出离愤怒了。

糖尿病患者补钙的重要性
腿上静脉血栓治疗
福建妇科专科医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