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悬疑灵异

轮回武典第六百二十五章铸人之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2020.01.20

轮回武典 第六百二十五章 铸人之城,少年盘古!

妖族想要拉拢武尊,只可惜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因为武尊突然间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

萧战回到了人族的地盘,一下子从遍地群妖的环境离开,看着正常的人类,感觉还是非常不错的。

这次萧战没有回诛神城,他将自己的目的地直接放到天庭。在萧战的记忆中,天庭自然就是玉皇大帝、王母什么的,不过他知道这些都只是传说而已,目前为止,玉皇大帝还是没影的事情,而人族的仙帝也不是传说中任何一个存在。可见神话时代绝对不是从这个时代的开始,也许那样的精彩不会有萧战自己的身影,不过他觉得自己或许还是可以在神化中给自己留下浓重一笔。

天庭自然不会在东胜神州之上,就跟传说一样,它位于天上。不过这个天并非将头抬起来就能看到,除非你的眼睛能够望穿时空的屏障,不然天庭对你来说遥不可及。天庭可以说就是一个独立于帝羽星之上的时空,这里的一切都自成体系,不过它还是基于帝羽星而存在,如果帝羽星毁灭,天庭自然也跟着毁灭。

天庭的门户自然阻止不了萧战,他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天庭所在的独立世界。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世界,跟另外两个星宇的神宇非常相似。萧战并不想自己进入天庭的举动引人注目,他需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神话时代的原型。

萧战这次进入仙界目的可不仅仅只是冲着天尊之位而来,他想要看一看仙界都有些什么。让萧战惊讶的就是他听到了王母的消息,也听到了九天玄女的名号,唯一让他困惑的就是并没有听到有关佛门的消息。

没有佛门这让萧战意识到这个时代并不是神化开始的时候,这让他有些遗憾,不过更多的倒是有些如释重负。虽说萧战到了如今这一步可以无所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应该有什么顾虑才是,可对于自己的故土还是有忌讳的,他担心因为自己的缘故让后世的地球不会再出现。

当然了,有过重生数千个时代以前的经历,萧战也明白,自己这种心理是不应该的,他的实力能够让他将一切都掌控在手中,所以根本没有必要在乎自己是否会影响历史,他真正可以做到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萧战一点都不着急,他决定在仙界好好看一看,他有强烈的预感,自己这回肯定能够发现什么,或者说遇到什么。

铸人之城?

萧战看着面前的仙城有些错愕,会出现在这里完全就是心血来潮,他没有去深究到底是何原因,而是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铸人之城。

铸人之城让萧战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铸人之锤跟铸人之术,他疑惑自己来这里难道就是因为这个?

答案不会显而易见,萧战走进了仙城,仙界虽然有很多传说跟地球上的传说看似有关联,但是他感觉两者间其实没有一点关联,至于其中的缘由为何就不是他暂时能想得明白的了,不过他并不着急。

铸人之城就跟萧战想象的一样,这里乃是一个铸造之城,他判断所谓铸人并非是他的铸人之术的铸人,这里的铸人应当是指铸造之人,表示这里乃是一个铸造师聚集的城市。

原因到底如何,对于萧战来说没什么,走进铸人之城,他能够感受到一种属于锻造的热情。萧战很是好奇,这是一个修道的世界,为何会出现这样纯粹的锻造之术?

这世间的事情往往都是有原因的,铸造之术看上去跟修道者的炼制比不上档次,但是萧战自己明白如果由他来锻造,尤其是动用铸人之锤,绝对能够打造出世间最为可怕的法宝。

走进诛神城,清瑶跟毓娉这些侍女就开始忙碌起来,她们找地方,给萧战安排住的地方。萧战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侍女们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他打算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

萧战的确打算砸铸人之城留下来,他的感觉很是奇怪,自己似乎在这里一定会遇到些什么,或者说一定会发生些什么,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加的强烈。

很多时候这人都需要跟着感觉走,既然感觉来了,那就一定要跟着感觉走。萧战没有让身边的侍女跟着,自然也不会让女卫跟着,他想要独自一人在铸人之城逛一逛,就连显得格外兴奋的蛇母都让她自由活动去了。

蜕变成神灵,蛇母完全不一样了,她虽然还是人首妖身,但是在铸人之城行走大家虽然好奇,但是并没有将她当成是妖。这一点让蛇母很开心,这修仙者不应当只注重外形,她虽然看上去是蛇妖,但那都是过去式,现在的她可是名副其实的女神。

这个时代的妖都都有妖气,这一点作为修者都能够感受到,在蛇母的身上根本没有妖气,反而有种神圣的气息,这表明她根本不是妖族,而是一种神圣属性的种族。这个时代对于妖的容忍度可是非常高的,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妖不来祸害自己,那都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因为要能够修成人形,基本上表示已经脱离了原始,开始真正进化到一种高等级的生命形态。

这一路来,蛇母都非常缠萧战,她一直挖空心思想要跟他一起制造蛇崽子,进入仙界后发现这里的修者似乎更加的开放,很少有轻视她外形的处在,这让她非常喜欢这里,所以暂时也不想找萧战制造蛇崽了。

铸人之城乃是锻造者的圣地,用手中之锤打造出法宝来,一直都是铸人之城所有锻造师最大的梦想。然而非常可惜,这里乃是一个修道者的世界,锻造师虽然可以打造很多法宝,但是那些强大的仙器级别法宝始终都没有他们锻造师的踪影。

虽然锻造师一直没有获得突破性进展,但是他们对于更高锻造术的追求从未让热情减退。现在不行,并不表示将来还是不行,铸人之城每一个锻造师从开始接触锻造开什么,都会被师傅们传授振兴锻造术的观念,久而久之,整个铸人之城的锻造者都拥有了执念。这股执念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没有道理的,可他们还是一代代的坚持下来,这不得不说集体的执念远远超过个体的执念,但一个城市的锻造者都朝着同一个方向迈进时,所形成的执念就算是仙帝都难以扭转。

一座破旧的锻造屋中,杂乱的废气材料扔得满地都是,一名少年在一个巨大的炉鼎旁忙碌着。仙界的锻造师自然不是凡人界的锻造师,用来锻造的熔炉绝不用人工操控,这东西完全就是一件法宝,虽然对于那些炼器师来说非常简陋,但是铸人之城的锻造者还是能够通过这些简单的熔炉打造出超越极限的法宝来。

少年在铸人之城是非常普通的一员,因为一出生就在铸人之城,所以他沾染了属于锻造者的执念,从开始懂事开始,他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打造出一件用传统锻造术打造出来的仙器级法宝。

锻造仙器,这是铸人之城每一个锻造者的执念,少年要想实现这股执念,任道重远,起码首先一点,他需要将自己的修为加强一下。空有一副强壮的身体,对于修道者来说那可是不行的。就算锻造师跟修道者有些格格不入,但是锻造就是他们专研的大道,这同样算是修道体系,一名道者要想让自己变得强大,那就只有掌握强大的大道,因为这东西才是道者强大的根本。

肉身对于道者来说,只是工具而已,这是随时都能够舍弃的皮囊,过分的锻炼根本没有必要,说不定哪一天就失去了,那时候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少年的修为有待加强,不过他的锻造天赋还是非常出众的,年龄虽然不大,但已是这一片鼎鼎大名的锻造者,很多老一辈锻造者都非常看好他。

“小哥哥!”

一道声音打断了忙碌的少年,很快杂乱不堪的锻造屋外出现一个绿裙少女,她生得非常有灵气,看上去就是那除尘的小仙女,跟脏兮兮的少年显得格格不入。可少女对于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的不满,反而有种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样子,显她经常来这里,自然清楚少年的锻造地环境有多糟糕。

“原来是绿衣啊,你怎么突然来看我了?”

少年百忙中抬起头来,看到绿裙少女俩上立时露出喜色。

绿衣笑道:“小哥哥啊,你还在研究锻造啊,很多人都说不可能成功,你为何还要坚持了?”

少女走进锻造屋,看着扔一地的报废材料粗粗眉头,她想要帮忙收拾,不过却被少年制止了,说这样乱着挺好,起码他不用担心将屋子再度弄乱。对于少年的话,绿衣很是无奈,她并未坚持,对于这位小哥哥的性格还是非常了解的,不拘小节,人有非常乐观,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琐事。

“绿衣啊,今天你来这里挺突然的啊,你不会有什么事情吧?”

少年虽然看上去是一个五大三粗的人,但是他出奇的却看出绿衣似乎有心事,这是一种长年累月在一起的感觉,对于少女可以说要比对自己还了解。只不过少年不大习惯表达自己,很多时候都闷头锻造。

绿衣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咬咬牙道:“小哥哥,我要离开了。”

“什么?”

少年一愣,这个答案显然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以至于错愕直接写在脸上,没来得及做任何的掩饰。

少年很快反应过来,绿衣要离开了,这让他的心情变得郁闷起来。锻造屋内非常安静,少年看着沉默的绿衣皱着眉头,这让气氛显得更加的凝重。

“小哥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等将来学成归来,一定会再来找你的。希望那时小哥哥已经实现自己的梦想了,我们一起冒险,去天地的尽头,总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绿衣一脸的不舍,此番离开,下回彼此见面或许就是很久以后了。只是虽然上伤感,但是绿衣还是决定离开,就如同少年一样,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追寻最高的锻造之道,打造出世间最强大的法宝。而绿衣也有自己的追求,她想要修仙,一直都在想,这是以前没有机会,如今机会来了,她并不想放过。

显然少年也知道少女的追求,所以他什么都手不出口,哪怕心中很想让她留下来,哪怕知道这一别或许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他还是不能开口,他不能这样自私,让少女跟着自己蹉跎时间。

“放心的去吧,我一定会成为最强的锻造师,打造出世间最强大的法宝,那是你的装备都由我来负责。”

少年的脸上露出灿烂而自信的笑容。

“嗯,我一定会的。”

绿衣郑重的点头,似乎是在做出承诺一样。

少年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

……

绿衣离开了,少年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好不容易才从笑的状态脱离出来,他幽幽叹了口气。少年很清楚目前自己的窘境,锻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很多锻造者都在半途转修炼制术,并且获得了很多的成就,真正坚持到最后的都会选择留在铸人之城,只可惜目前最强的都无法打造出仙家法宝,这对于整个铸人之城的铸造者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当坚持跟回报不成正比的时候,自己是否还要坚持了?

少年以前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以前他无所畏惧,可以慢慢的研究,但是现在不行了,绿衣的离去让他感觉时间变得紧迫起来,等将来见面那一天,他怕是难以让自己的法宝给她用。少年对绿衣的天赋还是清楚的,她是一个天才,远比自己的天赋强出太多,所以未来的她成就难以估量,而自己能否更进一步都是一个问题。

“那小丫头的天赋还是很不错的,将来至少能够成为一名仙尊。”

忽然,一道声音飘进少年的耳中,他一愣,扭头看过去,立时就将一名俊美男子不知何时来到自己的锻造屋。

“道友,不知道你有什么需要?”

少年很快从伤感中脱离出来,作为一名锻造者,自然要开门做生意,哪怕自己的东西不怎么样,态度还是要端正的。

萧战淡淡的目光落在少年的身上,他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

“这些都是你弄出来的?”

萧战的目光一扫地上乱七八糟的一堆,虽然一切都非常糟糕,但是不可否认一定,少年还是很有想法的,同样对与锻造之道已经算是入门了,这一点在整个铸人之城内在这个年龄可是罕见的。

少年脸一红,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些造废的材料有多糟糕,这让他不由犯难起来,好不容易有一个客人,可看样子,他似乎没办法完成任何的交易。

“的确是我,让道友见笑了。”

萧战笑道:“用不着感到惭愧,虽然锻造的技术非常拙劣,但是不可否认你还是很有想法的,这一点很多技术更加强大的锻造师可都不具备。可以说如果要更进一步发展,你还是很有前途的,起码能够达到一个比较满意的高度。”

少年闻言苦笑道:“就算如此,未来的我还是比不上她。”

萧战淡然道;“一点信心都没有,如何能够更进一步,真正的强者就应当百折不挠,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困难,都能够将之克服。”

“可是……”

少年想要说什么,萧战根本没有跟他废话的意思,直接走进锻造屋,伸手一抓,地上的大锤立时落入他的手中。有时候做远比说话更加有说服力,萧战当然清楚少年没有多少信心,能够坚持这么久完全就是一股执念在支撑着他。

锻造开始了,非常的简单,手中的大锤韵律的挥出,那股独有的已经一瞬间就让少年瞪大眼睛。作为一个浸淫锻造之道很久的锻造师,自然能够看出萧战的锻造术何等不可思议,简简单单的几锤,所蕴含的原理让他感到震撼,似乎他以前迷惘的东西这一刻都在眼前解开。

萧战用的材料都是最普通的,这都是少年用废了的材料,可是此刻在他的手中全都变废为宝,最不可思议的就是一道道仙光开始出现,虚空中竟连玄妙无边的仙之道文都出现了。

仙器?

少年瞪大眼睛,萧战轻易就将他认为很难完成的事情解决了,这一幕让他都傻眼了,一时间就像被施了定身术,瞪圆眼睛看着萧战的锻造。

“轰!”

最后一锤落下,那一刻无数的仙之道文闪烁,一件号角样的问题出现,这是真正的仙器,只不过因为自身的材质所限,虽然萧战将锻造术发挥到极致,甚至就连造物都用上了,但号角还只是一件中频仙器而已再进一步就非常困难了,除非加入更好的材料,让材料本身发生质变,不然就算是萧战自己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仙器成了,这是整个铸人之城所有铸造师的终极梦想,然而此刻却在少年面前用最轻描淡写的方式实现,这不得不说对少年的冲击还是太大了。

“锻造并不会比任何一种道差,只不过我看你们铸人之城的锻造师们完全走错了方向。”

萧战神情淡然,这绝不是装逼,事实如此,根本不用装。

少年瞪大眼睛道:“我们到底错在哪里?”

萧战淡然道:“锻造乃是一种技术,这是需要手中的锤去完成最玄妙的事情,而不是依靠什么道法,那样就算能够取得一定的作用,但是你们却没有抓到真正属于锻造的道。”

“那要怎样做?”

少年一脸的求知欲望。

萧战笑道:“锻造师需要有好的身板,同样还需要掌握武道,因为锻造说白了就是一种简单的武,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技术,你是练不成顶级锻造术的。可以说强大的锻造师一般都是顶级的武修,可惜你们铸人之城的锻造师都在按照修仙者的方式秀兰,说实话,虽然看上去很有效果,但是你们对于锻造之道从来都没有触摸到过。”

“锻造师都是强大的武者?”

少年错愕。

萧战笑道:“说这些你可能不懂,咱们就简单一点,要想打造一种仙器,使用锻造术的话,你需要用手中的大锤通过一次次敲打材料,强行改变材料的内部结构,使其按照你设定的结构形成一件法宝。要做到这一点,你如果不将锤法练到道的高度,你是根本无法做到这些的。”

“用大锤打造阵法?”

少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他发现萧战说的没错,铸人之城的锻造师们都想要用修道者的方法打造法宝的阵图,可是如此一来,那还叫做锻造术嘛。一直以来,少年就因为这个而纠结,他想要找到真正的答案,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锻造术。如今萧战讲解,少年明白,自己完全走错方向了,锻造之道跟炼制之道完全不同,这需要用手中的锤,去编织人道,正如萧战所说,自己如果无法将锤法练到道的地步,那是根本无法用大锤去改变材料的内部结构。

“前辈一定是仙级锻造师吧!”

少年很是兴奋。

萧战笑道:“我是一名纯粹的武者,锻造只是一种修炼的手段,其实对于炼制,我也是绝对的高手。”

少年一愣,萧战的回答让他错愕,不过他很快就明白,先前那番话的真正用意,要想成为最顶级的锻造师,自己就必须掌握武道的秘密,要不然依靠自己摸索,在锤法一道上怕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前辈,我想要拜您为师,还望前辈手下!”

少年一脸的热切,能够有名师,一定能够让自己在锻造一道上走的更远。

萧战淡然道:“给我一个理由,我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少年咬牙道:“晚辈什么承诺也做不出来,因为晚辈现在什么都没有,不过只要能够拜在前辈门下,我盘古一定会尊师重道,将师尊的锻造术发扬光大。”

盘古?

萧战眼睛都忍不住瞪大,他没想到自己心血来潮遇到的少年竟然叫做盘古,这小子难道就是神话中开天的那个盘古?

一点都不像啊。

萧战很是吃惊,他没有使用真主之眼的能力,因为他明白既然自己心血来潮找到少年,那这小子还真有可能就是神话中的盘古。至于为何现在的盘古根本没有开天地的能力,但是萧战认为如果有自己这样的名师,这小子绝对要比神话中的盘古还要牛,起码他感觉开天地将自己都搭进去,这简直弱爆了。

“虽然你的理由很没有说服力,但是就冲你叫做盘古,我决定收你做记名弟子,至于你是否能够成为我的弟子,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少年有些茫然,萧战不是因为自己的天赋,而是因为自己的名字,这让他弄不明白,盘古这个名字很普通啊,真看不出来有什么玄机。不过少年虽然茫然,但是能够拜在萧战的门下还是让他非常兴奋的,因为他能够真正接触最高深的锻造术,这一点是整个铸人之城的都没有的福气。

突然撞上盘古,对萧战来说绝对是一个意外,不过他对这个意外还是挺满意的,就算现在的盘古弱爆了,但是可塑性却非常大,他能够将一个开创神话时代的人物调教成徒弟,这种成就感简直太美妙了。

萧战知道自己来到铸人之城,或许就因为盘古在这里,哪怕心在的他看上去根本没有大神的风采,但是不管是谁都是从无到有,一步步强大起来。如今盘古落到萧战的手中,他认为自己绝对能够调教出更加强大的盘古来,这么有成就的事情,自然让他百分百的满意。

指点盘古锻造,萧战当然要将造物之术传授给他,毕竟开天地没有这本是可不成,尤其一带你,他一定要往死了里操练,开个天都能将自己整死,要是让人知道是他的徒弟,他都感觉自己丢不起这个人。

有了这种想法,萧战就给盘古安排了一系列的修炼,要修炼他的锻造术,首先一点,必须是一个锤法高手,虽说盘古喜欢用斧头,但是神话传说而已,只要自己实力足够,还不是想怎么编排都可以。

有了充分的认知,萧战也看开了,只要自己的实力足够,历史都可以有自己来书写,所以为何没有自己,为何跟传说中的不一样根本不是问题,未来他完全可以让传说这样流传下去就是了。

对仙界的好奇当然不会因为一个盘古而改变,在铸人之城逛了逛,萧战决定去下一站,根据他了解的情况,这里去传说中的瑶池还是比较近的,看看西王母……

威海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枣庄好点的白癜风医院
通心络对心肌梗死的患者恢复有作用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友情链接